介碧池可不是省油灯

开了个不太好笑的玩笑。




不但对方没笑出来,自己的心情也变很差。




还是删了吧。




心烦。


一张老照片。那时自己真瘦。

小腹肌已经退化的差不多了




心有不甘,无可奈何。




早上挣扎着从被窝里爬起去洗漱。




好想好想,能够赖在床上撒娇,大声抱怨说不想起。然后他坐在床边,温柔的冲我笑,宠溺的摸我的头发,什么都不说。




虽然他的温柔和宠溺不能冲散起床气,虽然最终还是要带着疲惫和烦躁,爬起来洗漱,满腹牢骚,甚至怒气冲冲。但这样的一天,,,但这样的一天。




真的想。寂寞的时候有个伴。




想起网上很火的一句话:佩服那些冬天在被窝里说起就起的人。




其实说起就起的人并不是有多潇洒有多自律,只是他们的床上没有温存。




真的想。

好了,也算是来过了保定。


想起很多年前,在QQ空间里写到:

想走很远,想看很多,想遇见很多人,想听很多故事。

说来可笑,这么多年,没有走很远,也没有看很多,只遇见三两人,终究没能听到故事。


又该回帝苦逼上班。


这么冷的天,倘若有人抱抱相互取暖该有多好。

最近不知怎么,开始脑海里开始反复的回响着为你我受冷风吹。




想来大概是降温了吧。




我不会试着放下往事。




而是强迫自己放下。不得不放下。




昨天是最冷的一天,连续一周忙碌的工作,在昨天稍稍有点透气。下班后和L工打个招呼就回了宿舍,换衣服收拾行李,17:49才出门。




第一次来保定。




昨晚的滴滴司机人很好,留下好印象。




只是这研究生宿舍,条件也有点太艰苦了吧。

丰年好大雪。


2018.12.7—大雪。


也许会有人陪我看细水长流。


我也是被逼无奈。

谁能够将 天上月亮 电源关掉。


留作纪念。


狗易能容下吗?

室友在听那种盗墓一类的灵异小说,


问我怕不怕。


呵呵。


老子可是夜里穿过坟地的人。

苹果他娘的到底还发不发AirPods 2啦?!


不发我可买一代了。


真tm。


这张图也删。md。

就是这个小哥哥。


唱歌太好听了。


手动笔芯。


好想有个这样的男盆友。


天天听他唱歌给我。


让他只唱给我一个人听。


😂😂😂

名媛红上刷到一个唱歌很好听的小哥哥。


突然很心动。


怎么办。


我也好想找一个会弹吉他会唱歌的男盆友。


im out of mind

昨晚没有睡好。


有点疲惫。


为什么要这样!


这操蛋的自己。

是什么


让我在凌晨三点依然保持清醒?


是贫穷和,孤单。

可能是今天走路有点多。


觉得腿有点痛。烧了暖手宝焐一焐小腿。


我的腿竟然这么丑。


短粗,没有跟腱,一点都不骨干。


减肥依然在路上啊!!!

2019.11.19

翻了翻上一篇日志,还是在10月底写下的。一晃,二十天就过去了。


本来上周是想写一篇下来的,却总也不想动,想着要攒起来,一起写。现在再回想一下,当初想要写下的东西,几乎都忘了。


刚刚进入十一月的时候,约着哲哥,去了一次奥森公园。那天天气不是十分的好,可能北京的深秋来的也要稍晚一些,叶子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黄。全靠后期调色。转了一整天,很累。第二天又是周日,下起了小雨,自己一个人固执的坐着地铁去了钓鱼台的银杏大道。人真的很多,而风景,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唯美。


十一月的第二周,周末就是双十一了。早早就开始盘算着剁手一大堆面膜,临近的时候,心里又开始犯起...

最近比较烦


比较烦


比较烦


算下来已经将近两个月没有锻炼。


只能发点老照片装装逼。


前两天写了一篇日志,存在办公室电脑上忘了发。


希望我已经触到了人生的锅底。


希望我的人生是煎锅,而不是漏勺。


河蟹司马

好烦啊。


宿舍又搬来一个人。


好拥挤。

我对一个0动了心。


怎么办!!!

为了让自己清醒一下,


准备迎接双十一。

快要一个月没有锻炼。


要退化完了。


心有点累。

烧完美好青春,换一个老伴。


我的美好青春就要烧完了,我的老伴呢?

纵然不会拍照,不会修风景图。还是忍不住要瞎拍瞎修。


昨晚很晚很晚才睡。今早躺到八点半才被手机吵醒。看到朋友们约火锅。两个人发起,明明群里有六个人,却只叫了班座一个人。其义不言而喻。的确。发起的两个人是研究生。班座虽不是研究生,却也毕业于985,刚从南方辞职回北京,加入了滴滴,收入也客观。


剩下三个,哲哥,我,洋洋。我们三个里哲哥算是学历最高,我们省(河北省)重点大学毕业。我和洋洋则是三四线开外小城市不知名学院毕业。然而混的最好的,则是洋洋。月入8k+。


想来阶层就是这样划分开来了。


本来和约火锅的两个人关系不是很铁。虽然竟是高中一起住了三年舍友。一个下铺,一个对铺。下铺是典型学霸,对我这种学渣自然话不多,毕竟担心说多了我听不懂哈哈哈哈。对铺是个与强者为伍的人,自然对我就不太热切。


上次约饭。也没打算叫上这两位的。毕竟真的不是一个阶级的人。上次是想约着班座一起吃饭,一方面班座十月刚回北京,为她接风洗尘,一方面很多年不见,确实很想念。高中因为身体原因,班座没少照顾。还想叫上哲哥,这位我高中的同桌。和初恋分手的时候,哲哥作为同桌也照顾了我不少。每天都靠他带饭才勉强苟延残喘至今。可最终哲哥因为有事,没能去。还有就是想叫上洋洋。介绍工作,拿铺盖,买车票,还借钱给我,这等恩情岂是一顿饭能报答的。


班座可能是怕适龄男女一起出去吃饭有点尴尬,在告诉她请她吃饭之后,问我能不能叫别人。我自然是同意的。


于是班座叫上了臻哥和峰哥。也通知了班座的一个死党,却因为忙,没能去成。也觉有些可惜。班座的那个死党,也是洋洋的高中同桌,关系好的不得了,倘若去了,洋洋一定很开心。


于是我们的约饭群就此诞生。


那天见面之后,我和臻哥峰哥也没有很尴尬。那天是我和班座先到的,班座在地铁站门口等了我几分钟,一起去了峰哥的研究所。坐在峰哥的研究所里等臻哥的时候,班座和峰哥聊的话题,都是我插不上嘴的。也只能默默玩手机坐在一旁。


说回今天。今天天气不好,下起了蒙蒙雨。气温也降了好几度。可还是不想就此宅在宿舍窝一整天。一个人在屋子里,实在孤单的可怕。于是起来洗了把脸换衣服出门。奔赴钓鱼台国宾馆的银杏大道。回来之后还觉得吹了冷风,又犯了头疼。这是后话。


出门前想把衣服扔洗衣机里,却发现室友已经在上班前,把衣服洗了。只能作罢。


十二点出门,将近两点才到。虽然天气不怎么好,人依旧不少。并没有想象当中那么美。很多叶子还青绿着。走了两圈,就打道回府。


换乘公交的时候,买了一块烤红薯。实在有些饿了。


刚刚把今天的照片都调了调颜色。这颜色一调起来,一张比一张艳。觉得自己的审美出了问题。


无所谓了。反正我本也不是静物摄影爱好者。只爱好拍自己哈哈哈哈哈。


又是一天啊。今天好早睡了。明天又要上班。


唉。


上周约饭之后,一起散步,洋洋感叹第二天又要上班,班座说她很喜欢现在的工作,上班对她来说没什么,觉得很好。啊,这种状态才是真的好。


而我。像上坟一样。


给自己烧点纸钱。


烧完美好青春,换一个老伴。

其实一张图就能看出亲疏远近。


想起了假笑男孩的表情包。


热闹是他们的,我孤独的像是p上去的。


不是一个圈子的人。


自然不会想到我。

大晚上不好好睡觉。


有开始胡思乱想。


究竟要什么时候,


我才能遇见他。


旧照片。

看来我果然不适合拍风景。


颜色修的都假了。


唉。无能。


今天很累啊。转了大半天。


好在哲哥陪在身边。


和哲哥抱怨,


我还是想找个当兵的。


总觉得当兵的有种难以言表的不可抗拒的魅力。


唉。我真是疯了。

2018.10.30

补昨天的日志。


一上午的经验看来,似乎会是无所事事的一天呢。


但看来晚上又不会很轻松了。


昨天晚上加班,到了十点。而且没有记任何加班。心里有点不舒坦。其实也可以理解,毕竟作为文员,很难找到一个正当的加班理由。但既然如此,为什么加班的时候不能手下留情,让我别太晚!!毕竟我这是义务加班啊,没有任何调休,更别说是1.5倍薪资了。


对于我这种智力低下又刚刚接触工作的智障儿来说,做来年预算是一件苦差事,苦,很苦,特别苦。六点下班,除了打下班卡之外在没有离开椅子。先是L工指导着增减项,然后我在里面乱填数字。没办法,水平有限,只能做到这个程度了。何...

上午写了一篇日志。


落在办公室电脑里了。


唉。真是老了。

十月一分手几天之后,




看到Leo的抖音点赞了这首歌。




这么动感有力量的歌,也听的让人有些酸楚。




看到朋友发奥森的照片。




简直美的不像话。




这周末决定去转转奥森。




虽然知道不会有人理,但还是不甘心想要多嘴问一句:




有人打算陪我去流浪吗?




没有的话明天我再问。

下午出去和几个高中同学吃饭。啊。真的很羡慕人家的生活。明明是自己发起的。却发现自己根本插不上嘴。似乎和人家都不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




不过还是真心祝愿几位同学有一个光明美好的未来。




九点多才到宿舍。感觉有点累啊。

不是很明白这位帅哥为什么非要把镜子立在马桶后面。


明明卫生间有镜子。


这样放还挡住了窗户。


最最奇怪的是放这里,每次尿尿的时候都刚好照到吊。


这是什么奇怪的癖好。


多角度观察自己撒尿??!!

仅仅去个洗手间的工夫,

他整个人就都斜过来了。

或许我该庆幸好在去了洗手间。不然他可能就压到我身上了。。。


虽然这样很不好。

我只是想来求安慰。

并没有要攻击他的意思。


😭😭😭

听说大叔三十五岁之后,


吓走了多少小鲜肉。


很好。


再贱。


新舍友搬来之后。每一天过的都很。。。


很别扭。


首先发现屋子里莫名的多了一股香味。

原来是他喷的空气清新剂。okay没问题。我并不排斥。


房间比较小,冰箱和衣架是挨着的。刚搬过来的时候正赶上周末我回家。周一中午我去冰箱拿饮料,闻到一股臭脚味。四下张望之后,犹疑的拿起自己晾了好几天的秋裤裤腿儿闻了一下。没味儿。


又捞起他洗过的被罩。果然。


接下来几天夜里的睡眠都不是很好。我平时睡觉姿势不固定,左侧卧,右侧卧,或者平躺。但睡着后基本会恢复平躺,并且比较老实。


第一天夜里猛的醒来,看到我们俩脸对着脸。我觉得很惊悚。轻轻翻了身背对着他。第二次醒来时感觉到他的手搭在了我的胸上。我很别扭。刚准备翻身的时候,他似乎也醒了,很自觉的将手拿开。


第二天夜里,醒来时发现他紧挨着两床褥子中间的缝儿,甚至大腿已经探到了我的褥子上。我向外挪了挪。背对着他继续睡。


以后的每天早上,都会发现他会很靠中间睡,而且我脚下的褥子也被他踢的有点变形。


他是周五周六休。周五晚上下班回来,看到他的半个身子已经压在了我的褥子上,右侧卧,头也努力向右伸,压在了我的枕头上。


内心一万个嫌弃。


正在准备拍下来时他醒了。很尴尬。但愿他没有看到我举起手机正准备拍他。


他人也很好。一开始刚搬过来时担心我不吸烟,周末两天都没好意思在屋子里吸烟。


也很健谈。周日晚上回来本来已经很困了,又吃了药,可他仍兴致盎然说个不停。我也不好扰了别人的兴致。毕竟刚开始接触,不想就此让别人觉得我很不好接触。


今天是该早早起来收拾就出门的。说来都是眼泪。


九点多起来刷牙吃了早饭。回到床上继续玩手机,一下子就躺到了中午。


这厮来了兴致。拉着我去马驹桥农贸市场买菜,非要包饺子。


我的内心是拒绝的。一方面我不想做饭。我很懒。不喜欢动手做饭。还要刷锅碗瓢盆。想想都觉得烦躁且疲惫。一方面屋子小,地方窄,施展不开,厨房的水盆没有接水。本就狭小,厨房还堆了很多另一位同事的行李。屋子真的很小。没地方放。之前没打算做饭,就一直堆在那里。其他也没有地方能放了。再有。我不想开做饭这个口。担心屋子里有油烟。


啊!!!就在刚刚。我趴在床上打字。他把手搭到我胳膊上了!!!腿也搭我身上了!!!啊!!!!!!!!!!!为什么不能像我一样睡觉老实一点呢!!!!!!!!


继续说白天的事。还是被拉着去了。可能是我太不会拒绝别人了吧。


他兴致勃勃的买了菜,买了面,还有各种各样的调料。


回来之后刷锅。他的锅,真的很脏。我快累死了。


洗菜。他剁馅儿和面擀皮。虽然吃起来还不。但收拾灶台我也觉得很繁琐。


他很喜欢讲话。比我的话还要多,年纪在那里,接触社会也早,有很多经历可以讲述。但其实很多时候我都不是很好奇。


好吧好吧。就到这里。明天要出去见老同学。


啊!!!这样的日子快点结束吧。只想和心上人一起住。否则只想自己一个人。


唉。贫穷是原罪。

吸完这最后一包烟


我要开始慢慢的戒烟了。


在此立个flag。

终于看完了这本书。


那是十一从通州回大兴之前


从爽那拿的书。


分手前一天,耐着性子匆匆翻完了瓦尔登湖。


第二天拿起了这本书。只翻了前一两篇。


遭遇变故。


无法调整好自己的心态。


再静不下心来,也就没有继续看下去。


一直放在床头。


最近一段时间开始翻。


今天在火车耐着性子翻完了最后半本。


突然觉得也挺好看的。


自己的性格,多少和作者有些相似。


而作者的很多想法,


自己也很认同,或者给自己启发。


宿舍新来的同事。真的很爱说话。


自打我收拾完坐这,


一直说到现在。


没听过。


可我已经很困...

在火车站,看到一位穿着作训服的男人。



看样子,应该是刚退伍吧。



突然,就想起了Leo。



Leo 说,他年底就退伍了。



之前还说,退伍的时候,要我去送。



也许承诺不过因为没把握。



因为想起了Leo,心情也不是那么明朗。



回想这个十月。真的是倒霉透顶。



先是被甩,现在又要告别单身宿舍。



而最近这一两天,左眼皮也莫名其妙的红肿。仔细看了下,没有长针眼,也没有受外伤。可它就是这么莫名其妙的有点肿,用手按会有痛感。



最初发现是在周四中午。觉得眼睛有点痒,顺手就揉,揉...

意外来的实在太突然了。


大约一个月前,突然通知我搬到这个宿舍来,名义上两个人住,实际上只有我。


都已快要习以为常。


又搬来了新同事。


OMG。


能不能死一死。


我他妈刚开始卷腹三天啊!!!


又要放弃吗。


MLGB

那天的云是否都已料到?


所以脚步才轻悄。

又半个月没锻炼。


昨晚做完一组卷腹之后,今天还觉得有点酸。


果然锻炼完肌肉充血效果最好。


假腹肌再度上线。

刷抖音突然听到了这首歌。

也许放弃,才能靠近你。

不再见你,你才会把我记起。

我已放弃,不再见你。

可是

我却离你更远了

你也没有记起我。

再听这首歌,每一句歌词都像是那天。

我要试着离开你,不要再想你

虽然这并不是我本意。

你曾说过,会永远爱我。

别用沉默,再去掩饰什么

但结果是那么赤裸裸

以为你会说什么,才会离开我。

有人逼我做1。


😂😂😂😂

大周末的,也没人约我出去玩。



你们真的很过分。



就不能抚慰一下失恋的人受伤的小心灵吗?



手动白眼。


以后再也不更新福利了。


一群白眼狼。

2018.10.12

2018.10.12

今天心思不在,写的乱七八糟的。将就着看吧。


本来是该昨天就写下来的日志,却因为懒惰,没有记录下来。今天正好L工和经理出去办事,剩下自己在办公室里,可以肆无忌惮的敲字了。


昨天L工一直都在,抽出来的时间我也只是将上一篇日志做了添加和修改。即便如此,返回头来看的时候,还是看到了很多错别字,词不达意,以及描述不够清晰详尽准确的地方。确实过得时间越长,就越难描述的详尽,因为渐渐地,就会忘记越来越多的细节。何况我又是这么一个脑子不好使的人。但早些时候的自己,也是真的没有做好直面突如其来的这一切的准备和勇气。就像在上一篇日志里提到的,像一只在寒冬腊月刚刚救上岸的落水狗,...

2018.10.10

11号。做了一点修改和补充。


在经历了一段灰暗的日子之后,终于还是渐渐的恢复了过来。我想我应该把这些东西记下来。并且我也正打算准备这样做。


很久没有写日志了。这将会是很长的一篇。我会尽可能详细的把国庆以来所遇到的事、所思所想都记录下来,以给过往一个念想,告诉未来的自己,我还曾经这样过。


上一次记日志,是在3号,将那一段时间的甜蜜,都记录了下来。可爱情走的太快就像龙卷风。在我记完上一篇日志的第二天,所有的一切,都将万劫不复。


4号早上,我起的很晚。Leo一如往常的,在七点半左右和我打招呼。我被电话铃声吵醒,看到是他的消息,纵使困倦的睁不开眼睛,但还是抓起了手机回复他的消息...

沮丧时 总会明显感到

孤独的重量

多渴望懂得的人

给些温暖 借个肩膀


我还该不该执着下去?


或许我应该不去打扰。

这个国庆节过的。


乐极。


生悲。

很久以前,


有个朋友说,


我的手相看起来,


感情路会不太好走。


原来是这样啊。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2018.10.03




想把这几天的流水账记一下。想给发生过的事,留个念想。




30号晚上,leo问我国庆在不在北京。我说在。他说国庆能不能去找他玩。




我当然说好。何况我根本没安排。只期待他的邀请。




晚上借来扫帚和拖布,把屋子勉强收拾一下。冲了澡。就睡下了。




第二天早上,也就是1号早上。果然很给力。我竟然能7:40就自然醒。起来慢吞吞的洗漱,收拾。然后出发。




路上Leo说想吃kfc。我自然是不能拒绝的。在梨园下车买好饭之后继续旅途。




到地方的时候,不到十二点。门口已经有一位姑娘在等,穿着长裙,打着遮阳伞。Leo说一会要点名。让我等一等。等待的过程中,里面出来一位士兵,穿着常服。一同等待的姑娘见到后收起伞,走上前,两个人拥抱在一起。看到两人拥抱的场景,觉得又甜蜜,又伤感。然后战士带着姑娘去警卫室登记,领了进去。




十二点多才见他出来接我。第一次见他穿常服。可能是真的胖了很多,肚子将衬衫扣子都撑的开了口。但我还是觉得好看。当然要是瘦一点一定更加挺拔英武。虽然每次都等很久,都很生气,可见到之后怎么也没了脾气,笑的像个白痴。登记完后跟着他进去。




我们没有走上次的路,而是走近路穿过机场。在机场门口值班的小战士要我登记,Leo说不去机场,只是从这边经过去连队。小战士才略显为难的放行,还说着去连队那就不用登记了,要是去机场那边真的不敢放我进去。小战士傻乎乎的,一脸为难,也挺可爱的。




路上在Leo身后给他照了一张照片。被我照的又胖又矮,完全看不出180+的身高。可能我只适合自拍。😂😂




又是上次的休息室。两个人迫不及待吃起午餐。毕竟饿了。我本想去食堂吃,他说食堂不许外人去吃饭。




吃完饭,两个人就靠在一起,聊天。其实很担心会有人突然进来。一点多,他回宿舍,拿了个枕头,拿了指甲刀。




很早以前,他就和我说,他想给我剪指甲,要我留着不许剪。我脱掉鞋子,头枕着枕头,躺在硬木沙发上,他捧着我的脚,一个一个的剪指甲,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突然也会想起以前老头子给我掏耳朵的场景。




冬天,阳光暖暖的晒进来,老头子盘腿坐在床上,我把头枕在他的腿上,他低头给我掏耳朵。其实老头子给我掏过很多次耳朵。




剪完指甲。两个人坐了一会,相互依偎着,聊天。他说,我要是个姑娘就好了,就可以光明正大的领到宿舍去。这种话,以前老头子也说过很多很多次。每次都觉得很无力。都觉得,可能我只适合生活在阴暗角落里,见不得光。而这个说法,也解释通了前前后后的所有事。所以我只能一直窝在休息室,等待Leo。




两点多,Leo说要去参加拔河比赛了。这本来也是我来的目的之一,想去现场看一看,毕竟可以看到他身边的朋友,他生活的地方。不过这些都是放屁。我其实最想看到更多的兵哥哥。然而他说不能带我去。我理解。也无可奈何。他让我躺着睡一会,便离开了。




他走后我并没有睡,困劲儿已经过了大半。于是拿出带过来的书。果然看书让时间变得很抽象。很快就四点半了。Leo穿着作训服回来。他热的脱掉外套,坐到硬木沙发上,我一把抱住他的腰。他说热,我撇撇嘴松开了手臂。




然后他说,他们组织烧烤,我问什么时候开始,他说现在。结果自然又是不能带我去的。于是两人收拾了一下休息室里带来的垃圾。出了门之后,分道扬镳。他还反复问我知不知道出去的路。生怕我走失。我想,大概是怕我闯祸吧。




一个人慢吞吞往外走。觉得有些落寞,有点失落。我确实就是这样一个患得患失的人。路过银杏树,便薅了一片叶子,想要做书签。本是想让Leo摘给我。却总是忘记。看来还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出门时,门口登记的战士很客气的询问了我,了解后才放行。好奇怪。上次明明大摇大摆的就出去了。没有人问话。出大门,转身去警卫室取身份证。




坐上公交之后,便联系二春。想让他把通州宿舍的钥匙给我。好方便我去住。二春因为女友来北京,很早就搬出去住了。钥匙是阿培的。在阿培离开北京之前,我特地问他,要他留钥匙给二春,让二春转交给我。




二春说他已经在六环了。我以为还要一段时间,便坐着公交车瞎转。结果二春比我早到了公司。等了我一会儿。他母亲因为有些晕车,又爬了长城,想必很累。我又耽搁了他们的时间。觉得很不好意思。想大家一起吃个饭,也算休息一下。二春却执意不肯。搞得我很不好意思。




送走二春后,独自一人乘公交车地铁往公司赶。因为没带洗漱的东西,另外有双鞋要刷。再有就是准备收快递。




说到快递。真是一次不太愉快的网购体验。28号早上下单,29号晚上才发出货来。可能是因为国庆的原因,快递堵在路上进不了京。白白浪费我的时间。谴责一下买家。




坐地铁回去,还碰到了变态。搞得一路上都很心烦。




回到宿舍还不到八点,还算快。麻利的把衣服扔进洗衣机,把鞋子泡上。冲澡。




一切收拾妥当之后,睡觉。




第二天早上打开淘宝查物流。显示已经到了大兴分部。激动的等着收完快递去找波波。结果十点的时候刷到物流信息显示投递失败:节假日无人售货。holy!都tm没打电话沟通一下就这样处理吗?简直想投诉。




我又联系快递员,对方承诺下午送。真是。谴责一下圆通。




下午三点多,才送来。我急急忙忙的拆开来看了看。完好。于是收拾东西,带上给Leo买的小礼物出发。




路上给Leo又买了点kfc。担心他们开饭早,一直给他发信息叮嘱他不要去食堂吃,我给他带了饭。他却没有回。很担心他会没看到。好在最终是看到了的。




因为前一天午饭后再未进食,路上又赶上高峰期,站在公交车上提着东西明显感觉有点体力不支。




六点多点,到了地方。便又催Leo赶紧出来。毕竟他每次出来都很慢,可那天不允许他太慢的。毕竟他还没吃饭,而七点的时候他们还要组织观看新闻联播。等了一阵子,六点半,Leo才信步出来。我有点不悦。却也无可奈何,他一手揉着腰,说上午拔河的时候有点抻到了。我也不忍责备。把东西都给他之后便匆匆离开。等了二十几分钟,见面只用几分钟。觉得自己有点可笑。




可能是当了太久的兵,Leo有的时候脑子是真的有点耿直,只会说对不起。可我却也气不起来。在公交车上还在想,我为什么要生气。这不都是我自找的吗?是我非要赶着今天把东西送过来,是我总死皮赖脸的往这跑。所以我活该。




确实也不怎么气,只是有点失落。




回到通州宿舍,下了公交车先奔去面馆要了一碗拉面。我觉得我再饿一会可能就要背过气了。




回到宿舍称体重,43.5。没瘦。




看看时间,觉得差不多Leo那边看完新闻联播了。和他讲话。却还是一片寂静。




八点多,他回复说,看完新闻之后又开了个会,有位战士在上岗期间玩手机被抓到,一通批评。我催他赶紧吃东西。他说九点他要去上岗了,到十二点。




果然很快就没了回复。




好奇怪,每次见到他的时候,都觉得没什么话要说,很多想说的话也想不起来。可是一分开,就觉得好好多好多话想说,却来不及。




我等他等到十二点多,他回到宿舍。说了几句,便去睡了。即使我说上一万句,他也不会回复,我知道。




今天早上,八点多醒来,打开手机一看。没有Leo的问好。于是主动发给了他。他回复说他刚睡醒。




当一切收拾妥当,已经快十点了。我就是这么慢。出门。Leo问我去干嘛。我说去见我的Leo。他说现在不行。早上没起床被值班班长看到了,挨批评了。




心里盘算着,等我过去,他也就差不多挨完批评了吧。




很巧。出门就遇上公交车。只是这巧合让人心里发慌。还记得上次从大兴过来,公交地铁别提多顺畅。用时最短的一次到了他那里。结果空等一个多小时。又灰溜溜的走掉。




转车的时候Leo说他们被安排搞卫生,于是去超市买了一些零食。准备送过去。担心他们没完成任务,还特意耽搁时间拖一拖,想着中午怎么也差不多了吧。




到地方大概十一点发信息,又是沉寂回复了我。




留言给他说搞完卫生,要是开饭了就先去吃饭,吃完再出来接我。还嘱咐他少吃点,给他带了点零食。




十二点多的时候,Leo发信息过来,说出不来了,中午集体干活,机场除草。




所以我又迎来了一场空欢喜。反复安慰自己是我自找的。悻悻离开。




路上的时候突然想起了花袭人。书里说她“干小有些痴处:伏侍贾母时,心中眼中只有一个贾母,今与了宝玉,心中眼中亦只有一个宝玉…”




下午回来吃了一份凉皮,看了一部电影,觉得甚是无趣。快五点的时候躺着睡了一觉。一下午都没有Leo的消息。觉得有点失落。




当收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六点半了。他发来一张照片,桌子上摆着肉串之类的很多。看来他生活还挺不错的。




寥寥几句之后。又不见了踪影。




九点多,才开始实实在在的聊上几句。却很短暂。




想起了祥林嫂的名言,我真傻。真的。


这首方大同的红豆,一直很喜欢。温暖的声音。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只有饿肚子的时候身材才最好。


很无奈。


出发去见leo

昨天中午吃过饭之后禁食。


白天只喝了一包味可滋,水也没怎么喝。


晚饭吃了一碗拉面。


脱掉了裤子和鞋,放下了手机。


应该算是净重了吧。


没胖没瘦。老样子。

能不能让我陪着你走




既然你说留不住你




回去的路有些黑暗




担心让你一个人走




可不可以你也会想起我




要是Leo在身边,可能今天就不会遇到变态了。




长厢厮守。耳鬓厮磨。实在是太甜的词。

2018.10.01

地铁上遇到一家子奇葩。



两位上了岁数的老夫妻,两个青年男子,还有一个抱小孩的妇女。



什么关系我不想去猜。懒得去猜。



我靠着车厢壁在看书,两个青年男子坐在我旁边。剩下三人坐对面。



一过来的时候就大呼小叫,占座位。其实这节车厢只有两三个人,明明好多位置。在疑惑为何这么激动的时候,就闻到穿着廉价西装,脏兮兮的黑色休闲皮鞋的男子一身酒气。另一个格子衬衫的短发男子显得正常很多,看起来也比较正常。



黑衣男子挨着我坐,搂着旁边的格子衬衫讲话,明显是喝的有点多,话多得很。动作也很多,很夸张。几次碰到我的肩膀,我很用力向车厢壁一侧躲,却还是未...